中国育儿在线-第一科学母婴育儿资讯门户网站

您当前位置:中国育儿在线 >> 育儿资讯 >> 曝光台 >> 浏览文章

北京一幼儿园三岁男童全身疑遭针扎10处 幼儿园否认

2016/11/14 8:00:27 中新网 【 字体:

庆庆身上被发现结痂的针刺伤共有10处

 

庆庆身上被发现结痂的针刺伤共有10处

司法鉴定意见书称“针状物作用所致”

 

司法鉴定意见书称“针状物作用所致”

近日,家长范女士向北京青年报反映称,自己家三岁的孩子在大兴一幼儿园疑似被老师用针扎伤。孩子身上多处皮肤损伤,出现红色出血点,并伴有结痂,范女士委托司法鉴定所为孩子进行了伤情鉴定,结论为“针状物”致伤。而幼儿园方面则坚决否认存在针扎孩子的事,目前家长已向警方报案。

洗澡发现多处“针眼”

孩子说是老师用针扎的

范女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,她发现孩子异常是在11月6日,当晚给自己家孩子庆庆(化名)洗澡时,发现庆庆大腿内侧和后侧出现多处出血点,疑似针眼,并已经结痂,“我发现后问了庆庆是怎么弄的,他跟我说是幼儿园老师用针扎的,说还扎了其他小朋友。”

范女士称,从10月31日起,庆庆开始到离家较近的耐思国际儿童成长中心入托。到11月6日发现庆庆身上出现针眼时,庆庆一共在这个幼儿园上了五天的课,即周一到周五,周六周日由庆庆的外公外婆和爸爸照看。

范女士称,因为自己平时工作较忙,每天回到家的时候庆庆已经睡觉,所以没能及时发现孩子身上伤痕。“刚刚在这个幼儿园上了五天,平时都是孩子的外公外婆送他去,孩子也说不清具体是哪天被扎的。”

范女士称,现在庆庆精神状态和以前不一样,开始变得胆小,“以前可‘皮实’了,现在很多事都不敢做,做之前会先看看你的脸色。他也会说‘妈妈我不去上幼儿园了。’”范女士称只希望幼儿园能给孩子道个歉或者请个心理辅导,希望能弥补庆庆受到的伤害。

11日晚,北青报记者在范女士家中见到了庆庆,在庆庆的双腿内侧和后外侧看到了几处红色结痂点。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庆庆腿上的皮损是怎么造成的时候,庆庆显得比较抗拒,拒绝回答。当范女士和丈夫提到上幼儿园时,庆庆表示不愿意,并且掉了眼泪。

司法鉴定出十个结痂点

结论为针状物作用所致

发现伤口后,范女士先带着庆庆去了仁和医院检查,医院在进行体检之后给出的结果是“躯干、肢体多处可见皮肤损伤,皮损形态不一,有出血点、红斑,个别可见结痂,局部红肿。最终诊断结果为皮肤损伤待查”。

11月8日,范女士带着庆庆和医院检查报告,去了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进行进一步鉴定。三天后的11日,范女士拿到了鉴定意见书。

北青报记者在鉴定意见书上看到,司法鉴定所鉴定的结痂点共有十处,分布在庆庆腰部、腿部、臀部和腋窝等处。

鉴定书的分析说明中显示,根据现有病历材料记载及法医临床学查体显示,被鉴定人体表存在多处点状结痂,推断其损伤形成时间较短(1-2周内),结合其体表损伤目前表现的形态学特征情况,分析认为:被鉴定人体表损伤考虑符合针状物作用所致。

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市司法局官方网站上可以查到,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为司法局批准成立的司法鉴定机构,且庆庆的鉴定意见书上签字的三位医师,均可以在官方网站上查到。

幼儿园方面否认

称没有幼师针扎孩子

范女士对北青报记者介绍,在看到孩子身上有伤后,没有直接询问老师,而是选择去幼儿园门口询问其他家长有没有碰到过类似的情况,“因为我直接去找老师的话,她肯定不会承认,所以就想去门口堵其他家长。后来可能这个事情有其他家长就跟老师说了,然后老师给我打了电话,说我给他们造成影响了。”范女士称,她不认识其他家长,幼儿园也没有家长群,所以暂时还不知道是否有其他孩子遇到过类似情况。

11日,北青报记者随范女士夫妇来到耐思国际儿童成长中心。幼儿园负责人董先生表示,老师不可能用针扎孩子。在看过家长提供司法鉴定所鉴定报告后,董先生则要求家长带孩子在大兴再次做鉴定。“说我们用针扎孩子这件事我绝对不承认,我们做幼儿园这么长时间,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。如果是我的原因,那我接受法律的一切制裁。”

负责人董先生表示,“我们老师也不是凶神恶煞的,都是经过优胜劣汰,肯定不会出现这种问题。”

幼儿园,北青报记者见到了庆庆所在班级的张老师,张老师也坚称自己没有扎孩子,“幼儿园一日活动非常充足,哪有时间去扎孩子。而且我们都没有给他脱过衣服,只有第一天中午有脱衣服哄他睡觉,我也不可能当着其他孩子的面扎他。”

涉事机构无幼儿园资质

只有培训机构执照

在耐思国际儿童成长中心,北青报记者随家长一同在办公室看了部分监控录像。录像中记录了庆庆所在班级教室以及走廊的情况,据张老师介绍,除了出去洗手、上厕所等活动外,幼儿园学生上课、吃饭以及睡觉等都会在这间教室内完成。从现场看到的11月3日和4日部分录像来看,暂时未发现异常情况。

负责人董先生表示每个班级配有两名教师,其中一名老师为生活老师,负责给孩子盛饭、打扫教室卫生等工作,不接触孩子,平时主课教师只有张老师一名。另外,幼儿园另一位老师称,家长也没有机会接触到其他孩子,“家长接孩子都不能进到幼儿园里,所以也不可能。”

当北青报记者询问是否有可能有其他孩子接触到针状物品时,董先生也称不会,“地面都是软的,怕孩子磕着膝盖。咱们做幼儿园的,孩子问题都会非常注意,都不可能有这种东西。”

幼儿园,范女士将孩子皮损照片提供给园方,董先生看后认为“可能为跳蚤或螨虫咬伤”,“我们幼儿园以前有过这种情况,就是这样的伤,因为不能保证每个家庭卫生都干净,有可能交叉感染。”

12日,北青报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上以“耐思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并未看到相关资料。北青报记者就此电话联系了耐思国际儿童成长中心,工作人员表示,“如果是资质问题,我们确实是没有幼儿园营业执照,拿的是培训机构的营业执照。”对于幼儿园老师上岗资格,工作人员称中心老师需要教师资格证才能上课。

文并摄/本报记者 郭琳琳

线索提供/范女士

网友评论:

 以下是对 [北京一幼儿园三岁男童全身疑遭针扎10处 幼儿园否认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